第1939章 昏君,你也想搞殖民?

作品:《抢救大明朝

    送女入宫给皇太侄作伴是什么意思啊?

    郑芝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忙扭头看着沈廷扬,发现沈廷扬也和他一样,完全石化了。

    “怎么?不愿意?”朱由检的语气已经有点放沉了,“担心茶姑当不上太侄妃吗?

    朕和你明说吧,这事儿得看太侄的意思......朕还选了吴襄的闺女吴三妹,也是个四岁的丫头。加上你家的茶姑,一共就俩小姑娘陪着太侄,青梅竹马,两小......哦,应该是三小无猜,以后的太侄妃就从她们两人当中选择!”

    什么?郑芝龙张大了嘴巴,茶姑有一半的机会当大明的皇后娘娘?

    而郑芝龙的好朋友沈廷扬这回不是石化,而是羡慕嫉妒恨了......他家也有个几岁的小姑娘,粉粉嫩嫩的可爱极了,一定比郑芝龙的女儿漂亮——瞅瞅郑芝龙那张黑脸就知道了,他女儿一定不好看!可自家的女儿为什么不能入宫去?

    想到这里,沈廷扬就把目光投向了徐寡妇——他可没少往徐寡妇那里送银子!关键时刻怎么不帮忙?

    徐寡妇是一脸无奈,因为她没少在朱由检枕边吹风,还动员了三个随行的蒙古贵妃和马家、秦家的高妹轮流上床去吹......可是没有用啊!

    朱由检说了,皇太侄的婚姻,由他自己做主!

    必须得逆子小屁孩朱慈烺自己喜欢才行!

    这话说的徐寡妇都无语了,皇太侄才五岁,他懂个屁啊!

    再说了,朱慈烺之前压根没见过吴三妹和郑茶姑,怎么就是他自己做主了?

    “郑游击,”还是庞天寿反应比较快,开口提醒木鸡一样的郑芝龙了,“还不赶紧谢恩!”

    “臣郑芝龙谢主隆恩!”郑芝龙反应过来,赶紧大礼参拜!

    朱由检笑着一挥手,“平身,平身......一官,你先别忙着谢,朕还有更好的事情和你说呢!”

    还有?

    郑芝龙心里直犯嘀咕,我也没给万岁爷多少礼物啊......不过就是500支厦门造的斑鸠铳,6门英吉利红毛国产的12磅红夷大炮,还有10匹从天竺国买来的带把的折耳大洋马,最后还加上白银五万两。

    除了那10匹大洋马花费了不少,其余的斑鸠铳和红夷炮都不贵,加一块儿就花了几千两银子。加上大马和白银,这些礼物的花费也就是五六万两......就这点花费,居然买到了“半个太子妃”——还有半个得看郑茶姑哄小哥哥的本事!

    但即便拿不下太子妃,这笔“买卖”也已经赚大发了,没想到还有其他的好处?

    “一官,”朱由检瞧着郑芝龙的黑脸儿,笑着,“沈廷扬和朕说了,你想要当我大明的水师提督……还想让朕派个钦差去和红毛鬼见面谈通商?”

    “万岁爷,臣手下有两万水军将士,都愿意为朝廷效力……可臣只是个游击,没办法安排手下的兄弟。”郑芝龙道,“不过万岁爷不必出军饷,臣可以自筹军饷,不要朝廷一文钱的饷。”

    想的美!边上的沈廷扬轻轻咬着牙齿,心想:拥兵两万,还自己养活,这是割据一方的诸侯啊,皇帝不会答应的!

    朱由检这时笑道:“一个提督不算什么……不过朕也不能白白给你。”

    不白给?郑芝龙心说:这是要卖官?皇帝亲自卖官?

    朱由检道:“一官,朕知道你靠着海上的贸易和拦路收钱获利巨大,年纪轻轻就是大明首富了。”

    什么叫拦路收钱?郑芝龙心说:说的跟当海盗似的……我可没当过海盗,我只是个收保护费的诚信商人。

    朱由检又道:“如今海上的利益巨大,得之足以兴邦强国,朕看着眼馋,也想分一杯羹。”

    你要怎么分一杯羹?郑芝龙心想:拦路收钱的买卖皇家亲自来干怕也不合适吧?会被人当成海盗皇帝的!

    “朕知道如今的世界已经是所谓大航海时代,”朱由检继续侃侃而谈,“西人的盖伦商船可以扬巨帆,行数万里而来,或贩运买卖,或强取豪夺,不仅获得巨利,而且还开疆拓土于海外。

    而我大明却自闭国门,不取海外之利,不习西人之艺,也不和西夷列国争夺无主之土。明为备倭防夷,实为自缚手脚,白白错过机遇……实在令人惋惜啊!”

    这皇帝知道的还不少啊!

    郑芝龙和沈廷又都算是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听了朱由检的话,也都暗自吃惊。

    朱由检接着道:“如今中土多灾,百姓乏食,实在不能再守着老祖宗留下来的这点土地了。

    所以朕欲扬国威于四海,拓土地于八方,殖人民于异域……然而我国闭关锁国已久,官场民间,大都不知世界之大,也少有人习得航海之术。

    因此唯欲出海拓土,必先师夷长技,如此才能大兴海军,有了海军,我大明才能扬帆异域。而欲师夷技,兴海军,则必先开关通商。开关口兴商市,则可以知世界、引人才、殖产业、办海军!”

    原来朱由检也想跟逆子一样,当个拓疆土于海外的大殖民者!

    不过朱由检的想法和逆子也不完全一样,逆子的殖民扩张路线是重商重利,打头阵的是商人,朝廷的投入相对较少。所以逆子当国的时候,可以不顾国内战争仍然在进行,就开启了海外殖民运动——实际上同时代许多欧洲国家的殖民也是这样进行的,并不存在殖民必先安内的说法。

    比如现在已经溜达到大明帝国家门口的海上马车夫荷兰人就在和西班牙帝国打一场八十年战争——因为之前的荷兰属于西班牙帝国,所以这场八十年战争实际上就是一场内战。

    但是荷兰人并没有等到独立战争胜利才出海去闯世界,西班牙帝国同样也没有在同荷兰打仗的时候放弃帝国的殖民事业。

    这是因为眼下的欧洲殖民运动的商业成分比较高,而且在海外遇到的敌人大多很弱,不需要倾举国之力去海外打仗。

    另外,对于商业殖民集团而言,国家内部的激烈冲突(有时候不一定是内战),也有利于他们得到低成本的雇佣军和开拓民。要真的国泰民安的,上哪儿雇人出海去?

    而崇祯的经济账算得没有逆子那么精,他的殖民思想大体上是封建化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为了把儿子们封到海外去建国,顺带着再组织一点吃不上饭的要饭兵跟着一起去。

    他的这个做法,其实就是用大明的国力为自己的儿子开辟封国——殖民的成本是国家承担的,而得到好处的则是自己的儿子......花国家的钱当然不必算得太精,而以封国建邦为目的的殖民,当然也不会奔着利润而去了。所以朱由检得远交近攻,同时还得建立一支可以有力支援海外殖民任务的海军。

    不过朱由检还是借鉴了一些逆子的办法,比如以商市为办海军的基础——海军总是离不开海上活动的,特别是在17世纪,几乎没有一个不出海的国家能办好海军的。而以土地和人民为基础的国家,要控制海上力量,就必须开关通商,同时扶植大型港口城市。因为大型港口城市,一定会发展出先进的造船业,也会成为一个各国水手和航海家的聚集之地。

    所以在朱由检的盘算当中,搞海外殖民的前提是有大海军,而办大海军的前提则是开关建商市。

    在他的计划当中,他的帝国要重点发展天津、上海、福州、香山岛等四大海港都市。

    而在这四大海港当中,又要以上海和香山岛两处商都为最大!这两处商都,朱由检就打算交给沈廷扬和郑芝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