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想给你生一个胖娃娃

作品:《甜妻辣爱

    季霖铃是真的想过要去见亲爱的上帝的,她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太痛苦,太孤独,这里没有温情,只有埋怨和憎恨,还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她穷极一生为之努力的事业不过是一棵巨大的朽木,轻轻一碰,就彻底的化为齑粉。亲情、爱情、友情,她不曾拥有其中之一。她活着的意义就是让人憎恨的。

    季霖铃很清楚,她现在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让人退避三舍。过去她觉得这是一种荣耀,但现在她并不这么认为。

    “你这是在做什么,要给我玩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一套。”陆先生火大的吼,“我告诉你,这次我不会再妥协了。”

    乐母轻轻的抓了抓陆先生的胳膊,示意他稍安勿躁,她看的出来,季霖铃这次并不只是玩玩而已,她是真的抱着那个极端的念头,想要一死百了。

    陆季雲已经报了警,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虽然他恨她已然深入骨髓,可是也无法做到眼睁睁的看她死在自己的眼前。

    “你这是在做什么,拿生命当儿戏么?”陆季雲一脸的冷漠,“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前尘往事都随风,我都不关心了。但是我们也回不到过去了,就算勉强的在一起,隔阂也会一直存在,你不会过的开心,我也不会快乐。”

    她终究是他的母亲,他还是硬不下来心肠。

    警察来的很快,陆季雲定眼一看,带队的居然是沐晨。

    季霖铃没有想到陆季雲会报警,她被突然出现的警察吓了一跳,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而沐晨抓住这个时间,一个快步窜了上来,一个手肘顶了一下季霖铃,季霖铃往前踉跄了几步,她拿着刀的手从脖子处撤离。

    沐晨抓住这个机会,一掌劈了下去,季霖铃吃疼,刀应声而落。沐晨一脚将刀踢到另一边,然后控制住季霖铃的胳膊,阻止她再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这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救人的工作已经完美的完成了。

    “谢谢。”陆季雲走上前真诚的道歉,他家才刚刚加入了一个新的生命,可不想亲眼看到血溅三尺的事情。

    沐晨并没有放松对季霖铃的禁锢,被她抓住的女人没有一点的反抗,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似的。不过,他听吴真真说过季霖铃的事情,对她的‘丰功伟绩’也了解一二,他知道她不是那么轻言放弃的人。

    现在的沉默指不定是在寻找更加有力逃脱的时机。

    “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陆先生,还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陆季雲淡笑着说,“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我一定会配合你们的调查的。”

    季霖铃一直垂着头不说话,当她听到陆季雲的回答时,抬头扫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静默不语。陆季雲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公务时间,不便聊私事,就在沐晨准备先将季霖铃交给同事的时候,季霖铃忽然动了。

    她猛地撞了一下沐晨,趁沐晨松手的一瞬间,快速的拿出藏在靴子里的刀,然后眼睛眨都不眨的刺到了沐晨的身体里面。

    “沐晨!”陆季雲惊叫道,其他的警察听到陆季雲的叫声立刻冲了进来,其中一个警察径直的给季霖铃戴上了手铐。而陆季雲则是叫了救护车。

    她怎么能做这样!都这个点了,还敢袭击警察,她是不是真的想死,不想活了?

    “没事,季雲,你不用那么紧张。”

    “怎么可能会没事,”陆季雲目眦尽裂的看着被鲜血渲染的衣服,扶着沐晨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他从来都不畏惧死亡,可是他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友在自己的面前死去。

    “我真的没事,她刚才没有戳中要害,你看着这么吓人,其实伤口不大。这一点你可以相信我,因为我可是专业的。”

    去他的专业不专业吧,陆季雲现在才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沐晨看,生怕他一个眨眼,就要和他彻底的说拜拜了。

    乐嘉容在卧室里听到陆季雲的嘶吼声,想也不想直接走出来了,结果就看到了那极其刺眼的一幕。

    她急忙冲了过来,焦急的问,“沐晨,你怎么样?该死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季雲的手上满是血,就连高级定制的西服上也到处开满了红梅。可是他现在根本就顾及不到这些,他的脸色极其的苍白,唯一的红色都聚集在了眼睛里面。

    沐晨露出一抹惨白的微笑,“嘉容,不用担心,我没事。”他说的有点费劲,“还有,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告诉真真,只是一件小事,但是我怕她会想多。”

    乐嘉容忍着快要掉落下来的眼泪,轻声说,“我知道的。”

    陆季雲现在是度秒如年,他暴躁的问,“救护车怎么还没有来!”

    “来了来了,”本来小张想要接过沐晨的,可是陆季雲死活不松手,他没有办法,只能任他去了。“救护车已经来了,我们赶紧给医生让道。”

    陆季雲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见到医生过,他对急匆匆赶来的白衣天使说,“麻烦你们一定要治好他!”

    语气之沉重,态度之悲催,好像他正在经历着人生最苦痛的事情一样。

    “我们的本职工作就是救死扶伤。”领队的医生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陆季雲想也不想就准备追上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乐嘉容说,“嘉容,你在家里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这会儿先去医院。”

    乐嘉容知道他现在是放心不下沐晨,很体贴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陆季雲拉着乐嘉容的手,严肃的交代道:“听我说嘉容,季霖铃今天既然敢光明正大的来到这里,一定不是孤身一人,我怀疑她还留了后手。孙志远上次约了我,他的态度很不明朗,我现在有点怀疑他。”

    “我知道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竟然敢威胁她的男人,乐嘉容的嘴角露出一丝的冷笑,孙志远,你还真的是活腻味了。

    陆季雲没有再说其他,急匆匆的走了,小张正准备要走,就见乐嘉容走了上来,带着十万分的沉痛说,“警官,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感到十分的抱歉。”

    “陆夫人,此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一个坏人的。”

    “我相信你们,我们会配合你们所有的调查的。”

    “谢谢陆夫人的理解。”

    陆季雲焦躁的在走廊里面走来走去,沐晨被推进手术室里也有二十分钟了,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他的心一直高高的悬着。

    他无力的靠在墙上,烦乱的抓着头发,忽然手术室的灯按了,陆季雲的心一惊,急忙冲到了手术室的门口。不一会儿,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季雲急忙走上前问,“医生,他怎么样?”话里行间,带着他没有意识到的颤抖。

    医生是一个很严肃的老头,他一脸淡然的看着焦急不安还略有些狼狈的陆季雲,朗声说道:“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

    陆季雲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他焦躁不安的心情奇迹般的推了个干干净净。

    “医生,真的是谢谢你了。”陆季雲本来还想和医生握握手,以此表示感谢,可是当他看到自己满手的血污,已经伸出去的手就这么尴尬的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你这家伙现在终于有了一点人气了,里面的人是你的朋友么?放心吧,他身体底子好,受伤的位置也不是要害,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陆季雲一个劲儿的感谢道:“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笑呵呵的走了。陆季雲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他到底是谁。

    沐晨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吴真真拉着他的手哭哭啼啼的样子。

    “谁又欺负我们家的小公主了,竟然让你哭的这么伤心,你告诉我,我肯定会好好的教训他的。”

    吴真真听到沐晨的声音,顶着一双哭的红肿的眼睛,想要紧紧的抱着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可是想到他的伤,又只好束手束脚的呆在一边,生怕给他的伤口雪上加霜。

    陆季雲一夜没怎么休息,自然也没好好的吃饭,他声音沙哑的说,“对不起,我食言而肥了。对真真来说,你是她的命,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诚实以告。”

    吴真真狠狠的瞪了一眼沐晨,恨恨的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还想隐瞒我,你说,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啊。”

    “天地良心,我真没有。”沐晨憨厚的一笑,“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嘛,别哭了小公主,我保证下不为例。”

    吴真真轻哼一声,明显不相信他的鬼话。

    “沐晨,这次真的谢谢你了,我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很抱歉。”

    吴真真说,“姐夫,这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为了这件事情道歉,毕竟凶手不是你。她是她,你是你,我们区分的很清楚。”

    “谢谢你的理解,真真。”

    “行了,沐晨已经醒了,你还是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么。我想你今天一定没有照镜子,不然你铁定不会还这么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的。赶快回去洗漱一下吧,我的精英姐夫,你都已经发臭了。”

    陆季雲也想给他们留一点私人空间,于是顺理成章的告辞了。

    等到房间里面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吴真真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的悲伤,她紧紧的握着沐晨的手,在他宠溺的目光下,一字一顿的说,“沐晨,我们结婚吧,我想给你生一个胖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