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她竟然是个巫师

作品:《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帕特丽夏在地上就仔细打量起已经成了珍珠白、半透明幽灵的洛哈特,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小姑娘顾不得手掌的疼痛,她再次爬起来,伸出手摸向试图扶起她却也捞了个空的洛哈特,她小小的手一下子穿到了洛哈特的身体里,她抬起头,眉头凝起,眼睛里满是疑惑不解:“吉德罗,你怎么了?为什么我碰不到你?“

    洛哈特的表情僵在脸上,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事实上,就连他现在自己也还没真正意识上这种形态上的转变。

    狼妈看到小姑娘脸上的疑惑,水润润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和疑惑,小姑娘狼狈却又坚强的模样让人心疼,狼妈作为在场唯一一名母亲,心头一软,走上前去抱起了帕特丽夏,抚摸着她的背安慰道:“他是巫师,因为被魔法的作用,所以要保持这个状态,但这不影响他继续陪在你身边。”

    “回去了,动作快些。”佩内洛按了按自己头上的遮阳帽,看也不看曾经是她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洛哈特,率先转身,她长长的卷发在背后飘动。

    刚刚他们打斗再小心还是闹出了一些小动静,虽然佩内洛从不畏惧战斗,但是急于回到英国的佩内洛不希望再出什么意外,引起瓦加度方面的注意。

    听到佩内洛冰冷的声音,看到她那冷漠的眼神和面无表情的模样,帕特丽夏的身体在狼妈怀里也不自觉地悄悄向洛哈特的方向挪了挪,小手习惯性地上抬想要牵住洛哈特的手,但是却拉了一个空,小姑娘踉跄一下,幸好狼妈又抱紧了些才让她没有摔下去。

    “别害怕,我们会带你去找妈妈。”狼妈摸了摸小姑娘柔软的头发,想到自己远在英国的女儿,内心一片柔软,将小姑娘背到了身后。小帕特丽夏看来一眼洛哈特,见他没有反对,反而飘在了他们的身边,便乖巧地用自己的手臂揽住了狼妈的脖子。

    在他们的身后,在帕特丽夏后脑勺,医生收回了魔杖,嗤笑道:“这些见不得光的食死徒,像老鼠一样生活在地洞里也就罢了,连虐待麻瓜的手法都这样的简单粗暴,一点艺术性都没有,啧啧啧,太差劲了。”

    胖子听到医生的话,脚步离她原了几步,抱着双臂嘀咕道:“这个大名鼎鼎的骗子竟然真的牺牲自己救了小麻瓜。”

    在他们的最前方,维克多的身形在佩内洛的身边显现,“克里瓦特小姐,我们这次的任务的特殊性…”

    “麻瓜小孩倒没什么…”佩内洛的头低下来,手上的魔杖转来转去,“幽灵是没有办法幻影移形的,我们不能把他没有任何监管地扔在这里,这个骗子以前就喜欢夸夸其谈,如果不看着他,万一他在炫耀的时候多嘴泄露了我们的事情,就麻烦了。”

    维克多等待佩内洛如何处置洛哈特,佩内洛的手轻轻擦过自己的能吸收灵魂的魔杖,吩咐道:“你带他用麻瓜工具回英国,如果他有什么…通知我,我能让他消失…另外,把那个食死徒领队给我带回来。”

    “遵命。”维克多得到了命令后,身形再度消失。

    “米歇拉。”佩内洛叫道,医生连忙听到佩内洛磁性慵懒的声音叫了她的本名,眼睛一亮,连忙加快了脚步,屁颠屁颠地一路小跑凑近了佩内洛,佩内洛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医生讪讪地笑了下,正想退到合适位置,佩内洛反倒凑到她的耳边小声吩咐,医生连连点头。

    “胖子和维克多你们一会留下来清理场地,不要打扰罗丝吃…吃东西。另外,毕竟之前我们的战斗或多或少还是弄出了一些动静,所以动作得快点,以防万一。”狼妈托了托小帕特丽夏的身体,调整了一下姿势,对胖子和维克多吩咐道。

    胖子立刻就加快了速度向战场的方向赶去,虽然他此时看不到维克多的身影,但是长久培养的默契让他知道维克多此时一定和他一样在快速前往战场,和他们加快脚步不同,医生走到了跟在狼妈后面已经成幽灵的洛哈特身旁,两个人放缓了脚步,落到了最后面。

    “吉德罗·洛哈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医生的薄唇扭动着,指了指狼妈背上的小帕特丽夏。

    “请你放心!我当然不会到处乱说…”洛哈特看着医生有些不怀好意笑容,他连忙打着包票,他现在也意识到了能在瓦加度附近遇到这些英国傲罗里最有哈里斯家族背景的精英,肯定对方是在执行什么私密性的任务。

    “你其实说了也没多大关系,你知道我们在魔法界的实力…”医生见洛哈特答应耸耸肩,把因为战斗而有些凌乱的头发全捋顺又成了一丝不苟的背头,姣好的面容下的微笑让她看起来温和了几分,“要我说,克里瓦特小姐能让幽灵消失,而我和你一样,其实也挺擅长遗忘咒…反正根据《国际保密法》规定,那个小麻瓜早晚也会挨这么一下…”

    “…我已经成了幽灵,别无所求,能让帕特丽夏回到她妈妈身边平安就好…”洛哈特听见医生的威胁,才意识到他生前这段对自己来说最珍贵经历,在回到英国后就会另外两位参与者的脑海中消失,他有些惆怅的自言自语,“这样也好...帕特丽夏起码不用再做噩梦了…”

    回到营地的速度很快,狼妈把小女孩放下,给了她一些自己的口粮就和医生利落地继续收拾之前的营地,清除曾经在这里居住生活过的各种痕迹。

    佩内洛坐在树下她之前翻阅报刊的那把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往靠背椅上一靠,细长的手指信手翻阅从帕特丽夏身上取来的那本洛哈特的书稿,这皱皱巴巴的书稿上前面的趣÷阁迹非常工整美观,但是到了后面趣÷阁迹却非常潦草,剧情也从前期很轻浮的夸夸其谈到后来简简单单的纪实记录,字符的长短粗细不一,想必是在仓促中写就而成。

    长期没有吃到过正常食物,狼吞虎咽又喝了一些茶的小帕特丽夏恢复了精神,她有些疑惑之前的明明和她谈起美食一起流过口水的洛哈特现在为什么反而不吃了,接着她扭过头,她看到佩内洛半躺在椅子上,随意翻阅洛哈特手稿有些不够珍惜的模样,目光便没办法收回来了,小手揪着自己的衣服,皱起了小眉头。

    半躺在椅子上的佩内洛突然停止了翻阅的动作,书稿忽然在她的大腿上向外开始漂浮,这种异让正在收拾营地的狼妈和医生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和佩内洛一起有些惊讶地看向了始作俑者。

    “她竟然是个巫师…”医生说出了在场巫师此时心中的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