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狗血的剧本

作品:《拳头无眼

    秦叔并没有机不离身的习惯,出来急了,并没带上手机,须得返回店里去取,秦晓路没有等,快步拦在一部小车前面,那车主又惊又急,一个急刹,大声道:“不成,我夫妇得赶回家吃年夜饭呢!”

    秦晓路左手抱着人,右手按在车头引擎盖上,沉声道:“兄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帮帮忙,谢谢你!”

    开车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他旁边的副驾室坐着一个打扮颇时尚的少妇,撇了撇嘴巴,冷冷道:“这大过年的,那人浑身是血,别把我这今天才洗干净的车弄脏了,老公,倒车!”

    她老公谨奉玉旨,拉档倒车,但是,只听得一阵机器运作声,车的四个轱辘竟然分毫不动,初初以为动力不足,又加大了档位,却依然如故,这才猛一抬头,心头一阵震撼,原来,秦晓路的手掌按处,已陷下去了一个凹窝,纵是白痴也明白了,他的车之所以失灵,是秦晓路的手在作怪,虽然他想不通滑溜溜的车盖是如何承受巨大的拉力的,更难以置信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恐怕的力量呢,但是,他清清楚楚的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控制住了他的车。

    所以,他稍作犹豫一下,对他妻子道:“老婆,下去帮忙。”

    他妻子一愣,道:“你疯了吗?”

    男子脸一板,也不搭话,松开安全带,推门下车,然后把后座车门拉开,向秦晓路道:“那就快点吧,就刚才,家里的两个老人在催了。”

    “谢了,”秦晓路抱着任飘飘钻进车里,冲跑出去的秦叔挥挥手,“人民医院。”

    眼镜男子也不搭话,调转方向,向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

    任先生还算镇定,任夫人脸色苍白,紧紧抓住秦晓路的手,颤抖道:“秦先生,我家盈盈怎么啦?”

    秦晓路道:“夫人放心,事故发生时,安全气囊弹开了,只不过冲力有些大,难免受了点表皮外伤。”

    任夫人道:“你莫要骗我,表皮外伤怎么会进急救室呢?”

    秦晓路道:“那不是为了便于作全身检查么。”

    任先生忙附和道:“就是就是,盈盈是我们家的宝贝儿,自当好生检查一番。对了,那肇事车主呢?”

    “我们已经把他控制住了,”两个交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当先那较高瘦的交警和任先生握了握手,又道:“那肇事车主回家心喜,午饭打尖时多喝了几杯,然后将近到家又心生急切,这一急之下,便出祸事了。”

    任夫人怒道:“这大过年的,谁不急呀,这能是推脱责任的理由吗?”

    该交警忙点头,道:“当然不能,必须严究责任。但当今之急,是任小姐的伤情更重要。”

    这倒是实情。

    幸好,半个小时后,任飘飘被推了出来,虽然还双眼紧闭昏睡着,但是,医生说了,这是麻药未尽之故,至于身体,只受了轻微脑震荡,只需好生休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原状了。

    有了任先生夫妇在照顾,秦晓路自然告别回去了。

    ******

    过年时节,书店的生意并不好,秦晓路也乐得清闲,索性关了门,也随入了游览欢庆的大军之中。

    至于,他究竟去了哪些地方,谁也不知道。

    从年初一,到年初七,连近在邻壁的秦叔都没见着他影子,当真宛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大年初八这一天中午,秦叔终于看到了他,只不过感到些许诧异,人家游玩都是轻松愉快的,他怎么满脸疲倦,风尘仆仆,貌似经历千里迢迢忙忙碌碌一般。

    中午饭自然是和秦叔一起吃的。

    看着他满面倦容,秦叔忍不住打趣笑道:“人家玩你也玩,怎么你好像是去干劳力活了呢?”

    秦晓路苦笑一下,道:“您有所不知呀,那人山人海的,满目尽是人头,挤的呀,比干活还累。”

    秦叔点头,道:“这也是,节假日游玩,看的不是风景,而是人头。”

    “是呀,”秦晓路摇摇头,“以后可不能那么凑热闹了。回头好好睡一觉。”

    秦叔道:“嗯,那是应当。”

    话是这么说,事实却不然。

    秦晓路刚刚躺下床,手机忽然响了,是任先生来电。

    任先生说在间咖啡店等他,如果方便的话,不妨前往小聚。

    人都在那等着了,说不方便,合适吗?

    即使大白天也把光线按低,是咖啡店的独有特色。

    清越的,柔和的音符在空气中懒洋洋的流淌。

    如此情景,原本是休闲放松时光。

    但是,任先生的表情一点也不轻松,眉头紧皱,神情凝重,低垂着头,盯着桌上那束玫瑰,偏偏,他的目光又似极之遥远,仿佛,穿过朵朵玫瑰,往天际边远眺,其实,真实说法是,他有些失神了。乃至,秦晓路来到他的面前,仍是未觉,直至,秦晓路坐下来,他才仿佛猛一惊抬头而视,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唉,秦先生来啦?”

    秦晓路道:“嗯,任小姐好些么?”

    任先生道:“好多啦,你有心。”

    服务生过来询问秦晓路需要什么款式咖啡,秦晓路随便要了一杯,片刻后,咖啡便送了上来。秦晓路浅呷一匙,然后,看着任先生,缓缓道:“任先生,你我都不适留连此等高雅闲情场所,此番招小子过来,却是不知……”

    任先生缓缓道:“秦先生,当日车祸发生时,盈盈幸获你救出来,现场状况你应当知晓对吗?”

    秦晓路微微点头:“嗯。”

    任先生道:“依你之见,这会是一场正常的酒驾事故吗?”

    秦晓路似乎有点诧异,道:“怎么,莫非,任先生怀疑另有蹊跷?”

    任先生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我可说是正规商人,但商场如战场,在某些竞争的领域,难免无意中拦截了某些人的财路,从而得罪他人。”

    秦晓路道:“譬如。”

    任先生道:“譬如这次征南山屯子这块地,由于我给出的条件大大优越于市场价,那原来的几家开发商觉得我是恶意抬高市场价,皆悻悻离开,但心里总有不甘的,我就怕某些人怀恨在心,暗图报复,以泄其愤恨也未必不可能的。”

    秦晓路道:“以暗标竞投,可谓公平公正,他们输了,有什么好怨恨的?何况,当今乃法制社会,就不怕法律制裁么?所以,应该不至于那么猖獗吧。”

    任先生道:“这数日来,我让人调查过那个肇事司机,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秦晓路道:“什么?”

    任先生脸色一沉,眼神里掠过一丝冷光,沉声道:“他的确在中途喝了酒,但是,却绝不是什么归家心喜喝酒,他是一个老司机,应当知道酒驾的严重性,且年晚时节,路上交警管理员严厉,一个不慎被逮到,只能在拘留所过年了,他不傻,那么低级的错误,他如何会犯?”

    秦晓路道:“事实上,他的确喝酒了,我相信交警该是据实在案。”

    “他的确是喝酒了,”任先生缓缓道,“那是他在打尖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人——其实不能说遇上,而是那个人在该饭店等着他。”

    秦晓路道:“那个等他的人,又是什么人?”

    任先生道:“是他老乡,名字叫做陈向东,是耀华集团的员工。”

    秦晓路道:“耀华集团?”

    任先生道:“耀华集团,便是竞投失败的其中一家,在那几家当中,其财力最大,若非我光明集团后来插足,十有八九,这块地便被收入囊中了。所以,最是不甘心的,便是他耀华集团了。”

    秦晓路微微皱眉,道:“任先生,你怀疑是耀华集团出手,通过陈向东以老乡身份接近那司机,收买鼓动他对任小姐下毒手?”

    任先生微微颔首,道:“是,不过,也只限于怀疑,并没有真凭实据。”

    秦晓路沉吟道:“你的怀疑也许不无道理,但是,任先生,即使那司机被收买了,这大过年的,他也不能未卜先知,任小姐会出门,还会往那边路走呀?”

    “问题就出在这了,”任先生指尖轻轻敲击桌面,“当时,正准确吃年夜饭,盈盈忽然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说出门一下便回,她妈妈问谁电话,她没有回答,貌似很着急的就跑了出去。后来在医院醒来之后,告诉我,她接了一个陌生电话,跟她说你书店被人捣乱了,极之可能是因为你和我们的关系被曝光了,引起某些人的怨气报复。最要命的是,年末两天,她路过你书店,的确看到里面乱七八糟被人整过的状况,所以,她也就信了,希望可以给你帮点忙……由此可见,那陌生人电话,便是他们暗伏的一枚棋子,把盈盈引出来,然后,那货车便展开了罪恶的行动了。”

    秦晓路沉默了,心里隐隐生起一丝内疚,如果在开始时候,便果断禁止毛明辉那几个的折腾,任小姐没见过店里乱七八糟的一团,那个陌生电话她未必相信,即使那陌生人另寻理由把她引出来,至少跟他没有关系了。而现在倒好,一个电话,一个和他有关的电话,无形之中,把任小姐的事故,伤害,和他挂钩在一起了。

    这一刻,他不知该表达他的愤慨,还是该表示他的无奈。

    沉默了一阵,秦晓路道:“任先生,你约小子来这儿,真正的目的当然不是只是和我谈谈任小姐的车祸源由。”

    “当然不是,”任先生道,“我只是想跟你说,盈盈比较危险,我希望她身边有个人可以保护她的周全。”

    秦晓路微微一怔,道:“任先生,我不是很明白,盈盈的确需要人保护,但是,你跟我说,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任先生凝视着他,一字字道:“因为,我要你来保护盈盈。”

    “我?”秦晓路指着自己的鼻子,忽然笑了笑,“任先生,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呢?”

    任先生沉默了一会,然后慢慢来轻轻道:“猎豹老人家曾经也是我的领导,遗憾的是,我的资质太差,错过了机会。”

    秦晓路微微一震,居然答不上话来。

    任先生道:“我昨晚和他通电话,请求他帮忙支个人,他提到你。”

    秦晓路沉默了。

    他想不到,那些什么顶尖特种兵,退役隐市,然后充当保安,保镖,这狗血的剧情会落他头上的一天。

    靠,是不是,还把女主给泡上了,然后,在商海大展拳脚,人财两丰收呀?!

    任先生笑笑道:“你也无须急于答复我,回去给他老人家通个电话再作决定。”

    秦晓路感觉一阵无力。

    人家任先生已跟猎豹通过电话了,那老头自然是拍胸脯把他卖了,设若老头没使劲,任先生还不知有他这号人物,也就更不会把他约来交谈。偏那老头决定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犟的很,跟他讨价还价,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秦晓路只好暗暗悲叹:罢了罢了,狗血的剧本,认命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