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5 七零后妈很猖狂23

作品:《全球高考风暴

    暮色下,隐隐约约能看到蜿蜒的马路上有人骑着自行车驶过,一颠一颠的,引得后座上那位姑娘一直紧紧抱着前面那位同志的腰。

    风哗哗往身上吹,刘雪梅总算是从那场事故中缓过神来。

    发现自己得救后,她就忍不住在想,绝对不能便宜了那三个流氓。

    “叶姐姐,你说他们三个要是跑了怎么办?公安岂不是抓不到人了?”

    叶天秀努力仰着头,才能勉强越过身前篓子里这堆纸看清马路,听见身后刘雪梅问的话,自信道:

    “你放心把,不到明天他们醒不过来,你一会儿到对上报告给大队长,让他们联系马上去抓人,就不会让他们跑掉。”

    “真的吗?”刘雪梅惊讶的问,叶天秀点头嗯的应了她,小姑娘立马就放心了不少。

    “叶姐姐,今天真的多谢你了,幸好你折回来救我,要是连你也走了,我、我......”

    说着说着,想到委屈的事,小姑娘又要哭了,叶天秀急忙喝道:

    “你可别哭,听人说赶夜路在路上哭会发生不好的事!”

    “什、什么不好的事儿?”刘雪梅顿时擦干眼角的泪,好奇又害怕的追问。

    “你猜?”

    叶天秀迅速回头扫了刘雪梅一眼,那目光,如同来至深渊的神秘怪物,幽冷幽冷的,吓得刘雪梅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也不敢开口。

    没了身后聒噪的声音,叶天秀加快了速度,双腿蹬车蹬出了残影,坐在后面的刘雪梅看着这双腿,眼中满是惊讶。

    不止是这个,她想起那三个流氓的下场,顿时对身前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奇女子产生了浓浓的崇拜之情。

    太阳完全落山了,叶天秀在丰庆生产队大队长办公室不远处的路边停下,指着亮着光的大队办公室,示意刘雪梅可以走了。

    “快去吧,不抓紧时间人跑了那可太便宜他们了。”叶天秀提醒道。

    刘雪梅下了车,听见她这话,急忙问:“叶姐姐你不是说他们到明天早上也醒不来吗?”

    “偶尔也会出点意外不是吗?”叶天秀淡然一笑,挥挥衣袖,蹬上脚踏板,潇洒离开。

    刘雪梅楞了几秒,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恩人的全名,急忙追了上来。

    “叶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全名叫什么呢!”

    “还有你家在哪儿啊?”

    “......”

    回应刘雪梅的是夜风的轻鸣,她要追的人早已经没了影子。

    于是,她只能站在路口记住她离开的方向,打算等事情解决后再托人问问。

    毕竟这年头村里能骑得上自行车的人连一只巴掌都不到,应该很好找的。

    刘雪梅努力回忆了一下那辆自行车的外貌,打算回头就找人去问。

    蓝色的、有后座、有前篓子、中间没有杠......

    叶天秀一手抱着糊墙的白纸,一手提着四十斤刀纸,脚步稳健的顺着坡往家走。

    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了小花惊喜的大喊声。

    “妈妈!妈妈回来了,姑姑妈妈回来啦!”

    小丫头远远就瞧见了个人影,直觉觉得是妈妈,就站在门口一直看啊看,好不容易瞧见人往家里这边坡上走,立马大叫起来。

    院子里听见动静的赵德香立马抱着国庆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赵定山赵卫东兄弟两。

    一家子凑到院坝前,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不知为何,竟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明明这人刚来没几天,可她突然消失一个下午,他们居然都觉得不习惯了。

    这个嫂子,真真是个极好的!赵德香在心中肯定道。

    “定山、卫东,还愣着干嘛,快去接你妈!”赵德香催促道。

    要不是怀里抱着国庆,她早奔下去了。

    两个小子“哎”的应着,屁股一溜,就从院坝上溜了下去,直奔那走近的人。

    “我们来接你。”两个小子来到近前,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人这么惦记着,叶天秀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将手上用来糊墙的纸交给兄弟俩,让他们帮忙分担一部分。

    赵定山还想伸手过来帮忙拿刀纸,叶天秀拒绝了。

    “你们还长身体呢,拿太重对骨骼发育不好,快走吧,我都饿了,你们吃了没?”

    “吃过了,姑给你留着饭呢,热在灶上,一会儿你回去就能吃到热乎饭。”赵定山笑着说道。

    叶天秀颔首,对回家充满了期待,三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原本要走五分钟的坡,这会两分钟就到家门口了。

    赵德香把国庆交给小花牵着,上前来接叶天秀手里的刀纸。

    叶天秀摇摇头,只拿了一张给她,“你快拿去给小红,我今天路上遇到点事儿回晚了,她怕是都等急了。”

    来例假没有纸垫着,估计小姑娘这会儿正难受着呢。

    这年月也没有卫生巾什么的,她背包里倒是有,但她只拿来自己用,不敢给赵小红。

    一来存货不多舍不得。

    二来这里还没有这个东西,她可以给赵小红用一次两次,但她能给一辈子吗?

    显然不能。

    与其让小姑娘感受过好东西又失去,不如一开始就不给她用这东西。

    反正她买的刀纸是够够的了,小姑娘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就是这刀纸不吸水,需要频繁更换,有点麻烦。

    叶天秀想了想,放下东西就往赵小红屋里去,教了她一个办法,让她把布条塞到刀纸中间,这样能延长使用时间。

    姑嫂两个带着人小姑娘研究了好一会儿,见小姑娘终于能下地走了,这才出来吃饭。

    赵德香厨艺不错,就是没有叶天秀舍得放油盐,炒得菜总缺点味道,叶天秀吃得不香。

    赵小红看了出来,暗地里撇了撇嘴,脚却往厨房挪去,拿了一勺酱放在了叶天秀面前。

    “馒头要下酱吃才香。”

    “嗯?”叶天秀猛的抬起头来,看到眼前这个对自己心平气和的赵小红,险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刚刚说什么?”她疑惑的问。

    赵小红不自在的撇开眼去,硬邦邦重复道:“我说馒头要下酱吃才香!”

    这女人是不是聋了啊!她刚说那么大声她没听见吗?

    叶天秀:受宠若惊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