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组织上经过考虑...

作品:《我在修真界召唤玩家

    “组织上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要交给你一项任务!”

    “总捕头对属下恩重如山,属下万死不辞!”

    “身为我们六扇门最精锐杰出弟子,我们决定派你去魔教卧底!”

    “总捕头,属下刚刚受了重伤,现在手脚无力,恐无法承担重托,依属下来看,金威那小子不错,属下愿不计前嫌,推荐此人担当此重任。”

    谢良玉早就料到顾新的德性。

    “闭嘴,这回你不去也得去,你小子欺男霸女、灭人满门、夺人妻妾、占人家产的事发了!”

    ???

    顾新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莫名其妙:“总捕头,凡事都要讲个证据啊,属下行得正坐得直,从来不对女色动心,怎么会有什么欺男霸女的事,至于后面的事,那更是子虚乌有啊!”

    谢良玉呵呵冷笑。

    “长公主让你出主意帮她追本朝李探花,你倒是好,直接派人将李探花打晕,还给他下了药,差点害得他****,你说这不是欺男霸女?”

    顾新只觉得委屈无比:“李探花油盐不进,属下也很难做啊,长公主又催得紧!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了李探花的清白身子,不愁他不娶长公主,你看他们现在不是郎情妾意在一起了?”

    “再说了,讲点道理,这最多算是欺男,哪里来的霸女?更别说灭人满门了!”

    谢良玉哼哼了两声,转身从桌子上取来一本案册,指着上面鲜红朱批。

    “戚家一十三口血债,青田县周家遗孀...这些命案难道还要我一件一件的说出来吗?”

    !!!

    果然事发了!

    不过顾新当年既然敢做,早就有所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总捕头明鉴!戚家勾结山匪,残害县中平民,一十三口皆是为非作歹的人物。周家私贩人口,迫使他人妻离子散,罪大恶极!再说我也只是杀了周家主事人,那些遗孀都是被拐来的女子,我事后都把他们送回去了...”

    “属下这叫替天行道,怎么能说是灭人满门呢?再说了,属下不是放过人家家里的猫猫狗狗蟑螂老鼠了嘛!怎么能叫灭人满门?”

    “至于霸占钱财...行侠仗义得到的钱财,怎么能说是霸占?”

    顾新说的有理有据,义正言辞。

    土匪抢劫那才叫打家劫舍,咱们当官抢......主持正义,当然是替天行道了!

    没毛病!

    谢良玉厉声问道:“你私设刑堂,视朝廷法律为何物?你这是藐视朝廷!”

    顾新两手一摊:“我就是官啊,而且还是六扇门的金章捕头,奉皇上命,专寻不法,这怎么能是藐视朝廷?

    我揭发累累血债,总捕头您应该还要给我表彰的,不过我顾新是个低调的人,些许表彰就不用了,要是有银子,属下是却之不恭。”

    谢良玉看着顾新真诚的神色,按下心里想要打死他的欲望:“那你这是不愿去魔教卧底了?”

    顾新摇头:“既然总捕头有令,属下自然从命。”

    坐在一旁的四大名捕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人搞事,默然不语。

    谢良玉瞥了他们一眼,沉声道:“魔教为祸武林久矣,我决意派遣顾新作为卧底,单线联络,为了保证卧底安全,他可便宜行事,你们四个可有意见?”

    四大名捕全是谢良玉这个当代捕神教出来的,当然是毫无意见,更何况作为六扇门的高层,他们早就收到了一些消息。

    四大名捕:“弟子并无意见。”

    谢良玉点头道:“你们先出去,我还有事情要吩咐顾新。”

    四大名捕知道这两人要说些私底下的话,也不再久留。

    叹了口气,纷纷对顾新投来遗憾的目光,明白此去之后,他们或许再难见到顾新。

    坦白来说,四大名捕对顾新的观感其实还不错的——虽然这小子经常行事不择手段,但那只是理念之争。

    铁心兰走在最后,经过顾新身侧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此去珍重,不过以你嫉恶如仇的性格,如果离开京师,或许才是最好的归宿。”

    顾新心里一暖。

    铁心兰叹了口气后,马上又道:“不过既然你都要离开京师了,那京师的产业应该也用不上了,不如这样,你把产业交给我如何?”

    顾新脸一黑。

    我这还没死呢,你就想着谋夺我的产业?

    tui,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不过顾新最后还是挑了几个产业给了铁心兰,并委托她好好照顾自己私下收养的那些孤儿。

    毕竟论关系,四大名捕中,他就和铁心兰关系最好,堪称相(香)交(蕉)莫(抹)逆(蜜)...纯洁的那种。

    临走之前,铁心兰突然好奇问道:“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一直叫我白虎姐姐?”

    我该怎么说?

    当初我为了练习龟息功,特意跑到六扇门女澡堂潜水练习吗?

    这说出来还不被你打死。

    顾新一脸正色:“我是说你有将门虎女之风。”

    铁心兰仔细盯着顾新表情,虽然还是有所怀疑,但却没有问出口。

    谢良玉看到铁心兰将门带上之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知道为什么我很欣赏你吗?”

    顾新摇摇头。

    谢良玉回忆过往,脸上流露出追忆之色:“你还记不记得八年前,你刚进六扇门时说的那句话?”

    顾新点点头,也有些怀恋少年时的青葱岁月。

    “我记得,我当时是说,‘在下初来贵宝地,请各位多多指教...当然一根手指是不够的。’”

    谢良玉脸上的追忆之色慢慢收敛,漠然的看着顾新。

    “闭嘴,我说的是你对我说的那句话。”

    顾新怔了下,犹豫问道:“您说的是,存天理,灭人欲,致良知?”

    谢良玉点点头。

    存天理,灭人欲。

    在另一个世界,这句话早就已经泛滥,大多数人根本不解其意,甚至经过有些人的刻意诱导,断章取义的解读,让人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圣人要灭掉人的一切欲望,以达到无欲无求的境界。

    实际上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圣人,要心中秉持着天理,消灭掉自己阴暗的欲望,并始终如一,对得起自己的良知。

    当然这个世上没有朱熹王阳明这些大佬,但也有类似的道理。

    这句话恰好正中谢良玉的心怀。

    谢良玉:“天理昭昭,咱们做捕快的,就是要为不公者做主,为冤屈者沉冤得雪,可惜人在世上,多有磨砺。”

    谢良玉是六扇门的总捕头,缉拿不法之人,但总是会因为种种外因,而导致案子查不下去。

    就像是谢良玉明明知道朝堂上的衮衮诸公,私下多有不法之事,但他可不能去查。

    皇帝没有这个魄力,谢良玉要是真敢查下去,明天就会被撸掉官皮。

    查了他们,谁来给庆国干活?

    他不止一次看到杀人凶手在他面前谈笑风生,为非作歹。

    谢良玉所能做的,只有暗暗将他们所做的事情都一笔一笔的记录进档案里,等到那些人失势,他再一笔一笔的和人算账——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就算他们失势,谢良玉也动不了他们。

    而顾新就不一样了。

    人家头铁...刚正不阿。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走通了长公主的小道...间接入了皇帝的眼。

    真被他抓到凶手,就算是朝堂上的衮衮诸公...的亲戚,他也照砍不误。

    大佬是不敢砍的,他们是庆国体面,最算真犯事了,那也是要皇帝下旨捉拿。

    不过大佬的亲戚就不一样了,特别是皇帝给顾新站台,就算是大佬,也不敢明面上报复——最多私下派点杀手,天天找人盯着他有没有叛国这些事...

    然而顾新要是怕,他就不是京师第一铁头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