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顾新,从不开挂!

作品:《我在修真界召唤玩家

    【图纸·土墙符】:制造此符需要1张七星符、0.2两紫毫砂、0.2块灵石。

    【图纸·火球符】:制造此符需要1张七星符、0.2两紫毫砂、0.2块灵石。

    【图纸·金甲符】:制造此符需要1张七星符、0.2两紫毫砂、0.2块灵石。

    顾新打听过,三张符篆因为是初阶符篆,所以市场价都是一样的,一张符篆一块灵石。

    而且因为符篆是一次性消耗品,所以根本不愁市场销量。

    也就是说这20张符篆全部做出来,能卖到20块灵石,每回顾新都能从中收到4块灵石的利润。

    相比于其他符篆初学者,成功率低的吓人,几乎是赔本买卖,顾新的【设计院】,只要有图纸的情况下,完全是百分百成功率。

    20张符篆在顾新动动手指中,顷刻间完成。

    “好了,接下来只要把符篆卖出去,我就能回本了!”

    “不过,这么快就能拿成品符篆去卖,会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久违的,顾新又掏出了自己的老手艺。

    顾新虽然号称武林神话,天下第一,天剑之名。

    但谁都有弱小的时候。

    当年刚入江湖的顾新,除了拳头之外,就龟息功和易容术点的最精,甚至比拳头还常用。

    “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我用不到易容术了,没想到我还有重操旧业的一天。”

    据说最顶级的易容术,能把一个男的变成女的,毫无破绽。

    不过顾新没有这种嗜好。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不断的在买和卖之间流转。

    三天之后。

    倒腾了几千灵石的顾新,觉得自己目前已经心满意足了。

    “起码我应该比一般练气弟子还要富裕。”

    在购买了一批能供练气期弟子服用的丹药,进行分解之后,顾新直接按照图纸购买了大量原材料,炼制成成品。

    因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划算!

    风月门的内门弟子并不需要一定履行什么任务,理论上只要你宅在风月门里到死也是可以的。

    风月门在这一点上不会逼人。

    不过依靠那点内门弟子福利,根本不够用。

    所以风月门的弟子们即便成了内门弟子,也需要为自己的修炼资源而奔波。

    但是,顾新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大把的资源在手里,他完全不用出门做任务。

    虽然比不上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宋老板一月一品境界的速度晋级。

    但他顾新觉得,依靠自己踏实修炼,不靠外挂的情况下,自己也是进步飞快。

    闭关三个月,他已经到了练气四阶。

    按照修仙者们的算法,他现在也是练气中期修仙者了。

    “果然,我就说我是绝世天才,当初赵有德是测算错了。”

    察觉到身上的丹药已经消耗的近乎殆尽,顾新叹了口气,出门走向通仙坊。

    ······

    “不瞒你们所说,我在上月遇到了一位大姐头,她并非一般人。”

    “她的名字叫做金小希,真实身份是一个已经灭亡的大型家族嫡系,并且掌握了她祖先遗留的宝藏,据说整整三百万灵石。”

    “她说等我们凑齐一笔启动资金,就可以共谋大事了。”

    常大昌顿了顿,看向自己的几个小弟,用满是火热的眼神,介绍自己的大姐头。

    几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小弟互相看了几眼,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小弟举手问道:“那老大,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常大昌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顾新?”

    “听过啊,听说人家是手持升仙令来拜师的,祖上还是我们风月门的功臣呢。”

    “听说他被宗门赏赐了一件法器,一枚筑基丹,可是让不少师兄弟羡慕不已。”

    听着小弟们议论纷纷,常大昌一脸不屑。

    “他不过就是靠着祖宗余泽度日罢了,本身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要真论关系,他那死去不知多少年的祖宗,哪里能比得上我爹?”

    一众小弟纷纷嘴上称是,心里不以为然。

    你要不是有个好爹,我们才懒得理你这煞笔。

    一个小弟问道:“那老大你找顾新做什么,难道是想问他借钱?”

    “愚蠢!”常大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刚刚提问的小弟,语气颇像自己老爹训自己一样。

    “你懂得什么,他哪里有钱,他只是一个从凡间乡下来的苦哈哈,据说他刚找到升仙谷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带着股怪味!”

    “不过他身上的东西可值钱的很!”

    “那件法器就不用说了,筑基丹可是能提高一个练气大圆满的弟子,突破筑基期成功率的丹药。”

    “这丹药,只有我们赵国七大派能炼,而且有些原材料在外界近乎绝迹。在宗门内部,这筑基丹都能卖到上万灵石,若是放到外面卖给那些散修、小家族族长,恐怕最后价格不知高出多少。”

    小弟们犹豫了下,心里已经有不好的感觉。

    “老大,你的意思是?”

    常大昌咳嗽了几声。

    “我爹一直说我不成器,这回我只要抢到那颗筑基丹拿出去卖,凑齐启动资金,到时候我就能和大姐头他们平分宝藏。”

    “那可是几百万灵石啊,金丹老祖都没这么多钱,我就算分一杯羹,那身家也能立马比我爹还有钱。”

    这回小弟们不是心里有不好的感觉,而是脸色都变了。

    “老大,宗门严禁弟子互相抢夺。”

    “是啊老大,往常咱们勒索外门弟子几块灵石,宗门执法者看在你爹的面上,也不会为难我们,最多也就罚款一下,可这回抢的可是筑基丹啊!”

    “你爹要是知道,会拔了你的皮的!”

    听着小弟们的话,常大昌一脸不满的看着他们。

    虎背熊腰的他,阴影笼罩了所有小弟。

    “我又不是不还给他,等我拿到钱了,我还他两颗筑基丹不就行了,啰里啰嗦像个娘们似的...咦?今天运气好,他竟然出来了!也不用我去踹门!”

    顾新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堵住自己去路,神色不善的大狗熊。

    大狗熊身后还跟着几个哭丧着脸的小弟,好像是去奔丧一样。

    大狗熊一脸猖狂:“喂,你就是顾新是吧,我跟你商量个事呗,你把你的筑基丹借给我,我以后还你两颗。”

    顾新:???

    难道说每个新入门弟子一定会被老弟子打压的狗血剧情,终于发展到我身上了?

    顾新摸了摸怀里一大把符篆,看着商城里的加特林菩萨。

    挑眉。

    “凭什么!”

    说起来,我好久没有使用雷霆手段慈悲度人了!

    常大昌一脸傲然。

    “就凭我练气七阶,我爹是宗门筑基长老。”

    顾新双眼一眯。

    啧,关系户,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

    顾新将怀里符篆放了回去。

    “你想要筑基丹,除非你打赢我!”

    常大昌双眼一眯,寻思顾新新入门三个月,应该不至于有多厉害。

    “好!”

    顾新:“不过此处地方太小,不容易施展手段,还会打扰街坊邻居,我们换个地方。”

    常大昌扫了眼左右,发现还真像是顾新说的那样。

    “好,你说去哪里!”

    练气四阶的顾新,已经不是刚入修仙界的萌新,在这段时间内,他还是恶补了不少知识。

    “你跟着我来。”

    说完,顾新领头御剑飞去。

    常大昌等人随后跟上。

    登天龙居前。

    刚准备外出的木通道人,迎面撞上顾新。

    顾新一指常大昌:“门主,就是这几个家伙,说是要抢我的筑基丹!”

    常大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