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仙缘城

作品:《我在修真界召唤玩家

    相传在上古时期,仙缘城是赵国修仙界的发源地之一,修仙者们在这里发掘上个纪元的古老遗迹,重新归纳整理后,才整理出如今修仙者的体系,建立了当时修仙界的和平秩序,所以仙缘城应该称为修仙者圣地。

    ——以上皆是来自赵国风物册科普,这一段是散修联盟特意要求加上去的,不然不给发售。

    当然赵国七大派对此是持怀疑态度。

    甚至风月门‘据理力争’,风月门才是修仙者的圣地,大家要乖乖听风月门的话——赵国七大派对外宣传都是这样。

    仙缘城做为散修联盟的大本营,依托上古遗迹而兴建,使得庞大无比的建筑圈中,不时有些格格不入透着时代沧桑感的蛮荒建筑出没。

    那些都是上古遗迹。

    在这一方面,仙缘城倒是没有说谎。

    仙缘城确实是依据上古遗迹而建立。

    仙缘城禁止执法队之外的人在城里飞行,任何非仙缘城执法队的人,在城中飞行都会被视为对散修联盟的挑衅,所以顾新才会乖乖的降下云头。——除非是高修为的修仙者,才有特权。

    城门口。

    人流如织。

    正跟在顾新身后排队的叶芷清抬头,看着数十丈高的城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摆放着的一些狰狞金属造物,不由好奇问道:“那是...什么?”

    顾新抬头看了一眼。

    “那东西叫做破法弩,是散修联盟发掘上古遗迹得到的法器,据说一击能灭杀一个筑基期长老,一波连射下,连金丹期修仙者都要暂避锋芒。”

    按照赵国风物册上所说,这不过是仙缘城防御体系中的一环。

    散修联盟能在赵国七大派下屹立这么多年,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起码家底还算殷实。

    检索程序倒也不慢,只是入城的修仙者有些多,即便仙缘城的九个城门全部打开,顾新也排了好久的队伍,才到城门口。

    城门口摆着一张长桌。

    一个高瘦修仙者正在查验进城修仙者的身份。

    轮到顾新的时候,高瘦修仙者看了他一眼,发现不是仙缘城通缉令上的匪徒之后,才开口问。

    “姓名?来历?有没有本地户口,有没有暂住证?”

    顾新此时已经换下风月门的门派服饰,所以守卫并没有认出顾新的身份。

    顾新只好把宗门令牌掏出,道:“顾新,风月门弟子,并无暂住证。”

    高瘦修仙者扫了眼,发现确实是风月门弟子令牌,道:“要办理暂住证等会去旁边,按照惯例七大派弟子并不需要缴纳相关费用。”

    作为赵国顶级势力,七大派在赵国横行霸道...广施恩德那么多年,比之其他势力,自然有其小小特权。

    查验身份的高瘦修仙者目光看向跟在顾新身后的叶芷清,视线在她两个黑眼眶上扫了几圈。

    这丫头长得挺漂亮的,是谁把她打成这样?

    高瘦修仙者有些迟疑。

    “她也是风月门弟子?”

    顾新老实摇头:“不是,这是我弟弟。”

    叶芷清:“!!!”

    “你弟弟?”高瘦修仙者脸色有些古怪:“那令弟的胸大肌有些浮夸啊。”

    顾新脸色不变:“她刚刚不听话,被我打肿的,实际上她原本是平的。”

    叶芷清:“???”

    迫于顾新威猛无双的拳法,叶芷清敢怒不敢言,凭着顾新编排自己。

    “啧。”高瘦修仙者没有打算在这件事上管太多。

    “既然不是风月门的弟子,那一定要按我散修联盟的规矩办事了,希望你能理解,给她办理暂住证是需要缴纳相关费用的。”

    顾新点点头:“我明白。”

    暂住证并不需要多少钱,甚至用不到灵石,只要用凡间金银就可。

    毕竟绝大多数散修都是穷光蛋,他们也舍不得用灵石买一个暂住证。

    暂住证并不是一张纸,而是一块铁质令牌,一面写着仙缘城三个字,另一面则是由专门的守卫刻上办理人姓名。

    办理一块令牌需要十两银子。

    这钱在凡间普通人眼里,或许是一笔巨款。

    但在任何一个修仙者眼中,不过都是小钱。

    刻好字后,刻字守卫细心提醒:“这东西可别掉了,在城里一些特定区域,必须要出示暂住证才行。”

    为自己和叶芷清办理好仙缘城暂住证后。

    顾新直接带着脸上气鼓鼓成佟掌柜模样的叶芷清进了仙缘城。

    一股繁华喧嚣,直接映入顾新眼中。

    如果说风月门整体氛围是端着架子,修仙者往来云雾之间,谈玄论道中颇有些话本里的仙家气息。

    那么仙缘城虽然有个仙字,但却更贴近凡人城池一些——最起码风月门不会在自家建筑上写着‘禁止随处大小便,违者罚款改造。’‘打劫执法者是违法的行为。’

    宽阔的大道上车水马龙。

    各种带着各家标志的马车驰行而过,其后跟着不少修仙者簇拥护卫。

    插在马车上的各色旗子上,则标着诸如‘岭南叶家’‘东岳山脉严家’这种看一眼就知道是表明自身家族身份的字眼。

    这种大修仙家族,是修仙界的中层势力,一般的散修根本不敢得罪他们,他们家族中也多有筑基期修仙者,其中有极个别家族,还有金丹期修仙者坐镇。

    不过与风月门这种大门派比起来,他们根本不够看了。

    这点从赵国风物册上就能看出来。

    赵国风物册是散修联盟所出,其上多数是介绍赵国七大派和散修联盟的,从历史痕迹到势力划分,从在修仙界影响力到资源产出,再到各大势力光辉壮举、各大掌门人的英明决策...

    至于其他势力...

    描述不过短短几行。

    诸如:

    岭南有叶家,擅炼丹术,特产为‘xxx’丹药。

    东岳山脉有三阳古洞,中有温泉,泡之滋阴养颜,其左三十里,有一家族严家,族中弟子多擅符篆...

    然后就没了...

    没错,他们就是这么的没牌面。

    马车所过之处,行人纷纷避让。

    顾新带着叶芷清走了没几步。

    一直坐在城门口附近的‘乞丐’突然发疯一样扑上来。

    得亏多年来被刺杀养成的警惕性没有被放下。

    顾新后退一步,直接闪身而过。

    ‘乞丐’扑了个空,抬头。

    脏兮兮的脸上,一脸茫然。

    但很快他就锁定了下一个路人,直接抱了上去。

    这回他倒是抱上了。

    “我儿,你终于回来了。”

    被抱住的无辜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