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刺客胡婢(兢兢业业寂寞哥五万点打赏加更)

作品:《大魏影帝

    曹苗回到院中,意外发现院里多了几个人。

    四个肤白貌美,眼含秋水,前凸后翘大长腿的胡姬俏生生的站在阶前,一边两个,躬身施礼,娇声说道:“恭迎大王子。”然后便媚眼乱飞,令人心襟动摇。

    其中一人的眼神与众不同,带着几分调皮,正是诗彩影。

    曹苗看了诗彩影一眼,露出一丝不动声色的笑容,随即转向俨然是小头目的红杏。

    “这是怎么回事?”

    “清河公主派人送来的。”红杏皱着小鼻子,显然很有危机感。

    “多少钱买的?”

    “婢子这可不知道。看这成色,应该不便宜吧。”

    曹苗没有再问。“有名字吗?”

    “有。”诗彩影抢先答道:“我是妙琴。”随后又指着一旁的女子道:“她叫玄棋。那两个一个叫知书,一个叫如画。”

    “琴棋书画?”

    “王子英明。”

    “这跟我可不搭。”曹苗摊摊手。“我没文化。琴棋书画,一窍不通。”

    “无妨,我们可以教王子。”诗彩影合在一起的双手缓缓拉开,两指间有一细细的丝索。玄棋也含笑抬起手,纤纤两指间夹着一枚白色的棋子。知书、如画手中则各有一杆笔,只是笔杆较长,约有两尺长,从里面各抽出一柄细长的短刀,一个正握,一个反握。

    青桃、红杏大惊失色。青桃横行一步,护在曹苗面前,摆开防守的架势。红杏就要往外奔。站得稍远一些的阿虎见了,也吃了一惊,拔出长刀,抢到曹苗面前。

    “红杏,回来。”曹苗喝了一声。

    “王子,她们……”红杏脸都吓白了。

    “无妨。”曹苗摆摆手,让红杏将院门关上,不要让外人进来。又让青桃、阿虎退在一旁掠阵。他脱下外衣和中衣,扔给青桃,扭扭脖子,晃晃肩膀,开始热身。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上?”

    “王子身手高明,我们怕不是对手,还是一起上有把握些。”

    “好。”曹苗没有二话。他知道诗彩影那天输得不服,今天这是特地来找场子的。如果他能真正慑服她们,这四个人也许能成为他的助力。如果不能,这四个人或许会成为他的对手。

    诗彩影使了个眼色,知书、如画齐声娇喝,纵身上前,一左一右,夹击而来。

    曹苗凝神屏息,横移一步,让开知书,攻向如画。如画见状,身形急顿,横臂护住面前,同时将右手的笔管对准曹苗。曹苗心生寒意,下意识侧身。

    “咻咻!”两声轻响,两枚细长的暗器从身侧掠过。

    曹苗转身间,知书杀到,手持短刀,猛刺曹苗后背。

    曹苗暗自叫好。至少这两人的配合是默契的,应该是经常在一起合作,甚至从一开始就是双杀手。他有意测试这四人的实力,并不全力以赴,与知书、如画缠斗。

    转眼间,便是十余合。

    如画手中的暗器已经射空,知书不敢大意,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却发现曹苗的身法虽然算不上轻灵,步法也简单,却极其有效,又往往借如画掩护,根本不给她出手的机会。

    见此情景,诗彩影一声轻喝,纵身扑上,手一扬,一物带着风声,打向曹苗的胸腹。曹苗见了,着实吃了一惊,本以为诗彩影手中是一根琴弦,没想到却是个流星球。

    没等他反应过来,玄棋扬手,两指间的白色棋子飞向曹苗的面前。

    曹苗再也不敢大意。面对知书、如画的夹击,他还有点胜算,面对四人同时进攻,尤其是每个人手里都有暗器的情况下,没有那份自信。危机之下,他全力以赴,顿足转身,右掌护住面前,右臂曲肘猛顶,一声轻喝,左手向外划圈。

    “哼!”

    “噗!”玄棋打出的棋子击中曹苗的掌心,被曹苗握住。

    和身攻上的如画被曹苗一肘顶中胸口,虽然有缓冲,却还是痛彻心肺,后退几步,捂着胸蹲在了地上。

    诗彩影手中的流星球击中了曹苗的胸口,“呯”的一声闷响,却没能创成实质性的伤害,反倒被曹苗一把抓住琴弦,脱身不得。眼看着曹苗挥拳打来,她只得松手,扔了琴弦,一个后仰,险而又险的避开了曹苗的拳头。

    她本以为自己避过一击,正准备起身,不料曹苗迈出半步,赶了上前,左臂下沉,压住她的胸口。她无法用力,轰然落地。亏得她柔韧性好,要不然双膝只怕要折断。不等她反应,曹苗左手顺势上滑,擦过她高耸的胸前,掐住了她的咽喉,将她摁在地上。

    见诗彩影受制,玄棋大惊,纵身扑上。

    曹苗再进半步,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一个曲臂顶肘,将玄棋撞得一个趔趄,随即右掌疾伸,“还你!”将右掌中握的棋子拍在了玄棋额头。

    虽然曹苗没有用全力,玄棋还是受创不小。脖子后仰,几乎折断,被棋子拍中的额头更是痛不可当。她泪水涌出,一屁股坐在地上,握在左手中的棋子落了一地。

    转身眼,只剩下知书一人。

    知书一手握着短刀,一手捏着笔管,笔管指向曹苗的面门。只要她摁下手指,笔筒里的钢针就会弹出,射向曹苗。这是她等了很久的机会,最好的机会。

    可是她却不敢射出。

    她有一种感觉。她的钢针未必能射中曹苗,但曹苗就算被钢针射中,也一样能击伤她。

    只需一招,就像刚才他击倒知书三人一样。

    “你那暗器上应该没有毒吧?”曹苗笑道。

    知书下意识地点点头。她们只是来试试曹苗的身手,又不是刺杀曹苗,当然不会淬毒。

    “那你就用试了。这么远的距离,就算射中我,也不能致命。”

    “你……你怎么知道?”

    “刚才如画射出的钢针也就飞了三丈远就落地了。”曹苗指了指自己和知书之间的距离。“这儿得有两丈多吧,应该已经超出了有效射程,杀伤力有限。”

    知书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诗彩影。诗彩影的脖子被曹苗捏住,不能说话,只能勉强点了点头。知书收起攻势,将刀插回笔管,又扶起如画和玄棋。

    曹苗也松开了诗彩影,伸手摸了摸胸口被流星球击中的地方。青了一块,有点疼,但没什么大碍。

    “如果你们真的想杀我,我肯定死了。”曹苗说道:“四人联手,配合默契,你们是同门?”

    诗彩影摸着脖子,点点头。“我们是夫余长生堂的弟子。不过我们是鲜卑人,坚昆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