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不可能的事

作品:《医侦朝野

    秋无痕把腰牌收了:“这件事怎么处置我来决定。我警告你,如果你把你女儿和那个男的沉塘的话,那我只有请你到锦衣卫去喝茶去了,听见了吗?”

    这几句话极为平淡,但却像闷雷一般在林财主的脑袋轰响,哪敢不听从,赶紧连连作揖说道:“小人听清楚了,小人绝对不敢擅作主张,凡事还请大人定夺。”

    “这就好。对了,我的锦衣卫身份必须保密,要是泄露出去,我拿你们示问!”

    林财主夫妻两又都一起躬身答应,连声说不敢。

    秋无痕对钱金芝说道:“我念方子,你来替我抄方,怎么样?”

    钱金芝很是高兴,点头说道:“乐于效劳。”

    书房里就有笔墨纸砚,钱金芝当下坐在桌前研好了墨,提着笔瞧着秋无痕。

    药葫芦已经显示了宫外孕药方。秋无痕将这药方念了一遍,钱金芝工工整整地记录了下来跑去拿药了。

    秋无痕自己却有些疑惑,因为他多少已经懂一些中医了,看得出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消肿止血的方子,能起到效果吗?

    钱金芝之前是带着药童来的,大部分的药在药箱里都有,而这方子里面使用的药又都是普通的,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带的药里都有,当下亲自把这些药抓了出来。

    秋无痕吩咐林夫人把炉火砂锅都搬到书房来,自己要亲自煎药。

    等到砂锅火炉都准备好了,秋无痕拿过那包中药,脑海中药葫芦立刻冒出白气,透过手臂进入那一包药之中。

    这一下,这包药就不再是普通的中药了,已经成了药葫芦大幅提升了药力之后的神药了。

    他将这些药放入砂锅之中开始煎熬,一家人都神情紧张的盯着,直到药完全熬好,倒在碗中放温。

    林夫人亲自端着药去给女儿,林财主已经去把村里的两个稳婆都叫了来,让他们等在一间屋子,告诉她们要辨别一个东西究竟是不是胎儿。

    当然整件事是不会告诉她们,并给了她们一笔钱,要求她们对这件事严格保密,否则就以后就别想在四方村混了。

    两个人都是四方村土生土长的,当然对里正的要求不敢说半个不字。虽然知道这件事有些蹊跷,但她们也绝对想不到居然是林家那个没出阁的女儿肚子里打下来的。

    那一剂药服下之后,也不如何疼痛,胎儿就顺利地被打下来了,木盆装着送到了两个稳婆那里。

    林财主不放心,带着夫人亲自送过去的,要当面听一听两人怎么说。

    两个稳婆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肯定这是胎儿无疑。

    林夫人整个身子都晃动了一下,差点当场昏倒。

    林财主则气得团团转,跟没头苍蝇似的,咬牙切齿的低声咒骂着自己女儿伤风败俗。可是当他看到秋无痕阴冷的目光的时候,马上又安静下来了,不敢再发火,得听从锦衣卫老爷的决定。

    秋无痕蹲下身,将手指轻轻触碰到那小小的胎儿上,立刻大脑中的药葫芦便显现出一份DNA分型结果。

    既然要查出黄花闺女神秘怀孕的原因,当然要进行DNA比对才知道谁是他生物学上的父亲,找到那男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秋无痕对林财主说道:“现在,我需要你提取全村所有成年男子的几根头发,要带发囊的。放在纸袋子里,写清楚姓名年龄等基本情况给我送过来。”

    林财主答应,马上把所有家丁都召集来,叫他们挨家挨户去收集所有男人的头发,并且要记上名字,用袋子装着送过来。

    等到所有袋子都送到了秋无痕这儿,秋无痕用药葫芦进行DNA检验,这可比现实中快多了。

    他只需要把头发拿来用手指按在头发的发囊之上,脑海之中药葫芦就会立刻显现出DNA分型结果,不需要用现实的各种手段去慢慢一个个检验,由此一来速度就快多了。等到该吃早饭的时候,他已经把村里所有男人的头发全部都检测了一遍,但奇怪的是经过比对没有一个比中的。

    这就奇怪了,如果说这个男人是村里的,那么秋无痕还多少可以理解,毕竟在一个村子,要想接触可能性相对比较大。但是如果不是这个村的,是其他村的男人,那就很难让人理解了。

    因为林家家教管得非常严,也相信林春花的母亲所说的话,自己女儿绝对不可能与其他人有染,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秋无痕对钱金芝道:“现在只有从林春花的身上打开缺口,看看能不能找到答案,你跟我一起去。”

    钱金枝答应了,两人来到了田春花的卧室。

    秋无痕让丫鬟林夫人全都退到屋外去,关上门,屋里就剩他们三个。

    林春花正无力的躺在床上,看见他们进来,挣扎着要坐起来,被钱金芝按住。

    她感激的对秋无痕说道:“秋郎中,你真是医术如神,我以为这一次我肯定死定了,没想到你的一针马上就给我止痛了,接着一剂药我的病就好了。对了,我刚才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是什么呀,是血块吗?”

    秋无痕尽可能用平静的口吻说道:“是一个胎儿,你怀孕了。”

    说完这话,秋无痕一直凝视着对方的反应。

    林春花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瞧着秋无痕,随即,立刻象被蛰了似的叫了起来:“不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怀孕?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我听我娘说,只有跟男人上过床,有了夫妻之实才可能怀孕。”

    秋无痕心头一动,马上说道:“你和你娘探讨过男女怎么生孩子的事吗?”

    一旁的钱金枝实际上刚才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现在听秋无痕问了之后,她马上也觉得不对劲了。对呀,一般来说黄花大闺女是不可能主动跟母亲讨论怎么生孩子的事情的,不懂事的小孩还有可能,像她这豆蔻年华,主动跟母亲谈起这件事就不正常了。

    林春花点点头说:“是呀,三个多月前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一个男的,我跟他上了床,我不知道会不会怀孕,因为我听丫鬟婆子说过,跟男人上床就会怀孕的。可是我也不好问那些丫鬟婆子,就问我娘,我娘就笑着说怎么可能,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不可能怀孕的,只有真正的跟男人上床之后做了那种事才会怀孕,所以不用担心。可是你现在告诉我,我竟然打下了胎儿,这岂不是荒唐吗?”

    秋无痕点头说道:“我也觉得这件事非常荒唐,我丝毫不怀疑你。但是我需要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因为你打下来的的确是个胎儿,而钱掌柜已经给你检查过,你还是处子之身,根本没有跟任何男人做那种事的痕迹。这一点我们已经跟你的父母反复强调了,并且你父母也不会惩罚你的,这点你放心。”

    先前秋无痕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林春花就已经害怕了,全身发抖。当然主要是因为这意味着她严守的贞操直接被打了个粉碎,而现在秋无痕和钱金芝可以给她作证,她在严守贞操,这就让她一下就放心了。

    父亲看样子应该是对他们两个,尤其是对这秋郎中非常的敬重,甚至有些害怕的。她不知道原因,但这样可以让她相信秋无痕所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