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大惊小怪

作品:《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世界,依旧在运转;生活,依旧在继续,没有什么事情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停止脚步,最后就连死亡也都会被遗忘。

    静静地站在原地,注视着伊萨原本的办公桌,抬起眼睛,然后就可以看见布洛克的身影。

    布洛克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霍登的视线,他没有刻意挑衅或者示威,只是和同事们有说有笑地站在伊萨办公桌旁边聊天,他们正在讨论着,这张办公桌应该继承给谁使用,那些资料文件又应该怎么处理。

    就好像正在讨论一些废弃垃圾一样。

    伊萨的文件终究需要处理,伊萨的办公桌也终究会找到新主人,但是布洛克讨论的语气和表情却好像伊萨的存在没有任何重量一般。

    “等等……等等!布洛克,布……你的咖啡杯……你是不是刚才……”

    一个惊恐的声音响了起来,提醒着喜笑颜开的布洛克,惊慌失措的眼神就好像看见了魔鬼。

    布洛克的笑容微微僵硬起来,顺着视线低头看向了自己手里的咖啡杯,然后就看见杯沿留着半只虫子的尸体。

    那软绵绵、脏兮兮的半个尸首看起来好像是臭水沟里的卡波拉——不过手指长短,浑身上下有着数不胜数的触角,每个触角都能够吮吸臭水之中的红线虫维生。

    而此时,布洛克似乎还能够看到那半个尸首正在慢慢蠕动着,并没有彻底死亡,这让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难道是……?

    刚刚出声的那位绅士,后面半句“卡波拉”已经吞咽下去,总觉得描述出来就已经足以让自己胃部翻滚了,他还是选择闭嘴;而布洛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刚刚还红润的双颊瞬间就变得惨白惨白。

    呕!

    布洛克直接就在原地疯狂干呕起来,空荡荡的胃部什么都吐不出来,但这却让他更加惊慌失措起来,总觉得一个软趴趴的东西就附着在自己的喉咙口里,无数触角正在大口大口地吮吸着,五脏六腑都跟着翻滚起来,他几乎就要无法呼吸,最后整个人狼狈不堪地直接趴在原地,开始用手指抠喉咙。

    但,依旧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越是没有就越是害怕,“难道已经进入肚子里了?”布洛克甚至还是怀疑虫子是不是已经钻进脑子里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四肢都开始发麻。

    “我……呕……呕……”布洛克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翻涌起来,却一句话都拼凑不出来,然后就可以看到一抹鲜红,“哇”地一声就直接吐出来。

    “啊!”

    站在布洛克旁边的同事们全部都被吓坏了,原本他们还在观望着,总觉得布洛克有点大惊小怪的样子,但此时看到呕吐出来的血红,紧绷的情绪就瞬间爆发出来。

    尤其是看着布洛克拼命干呕却只有酸水的模样,刺鼻的血腥味让他们开始不由纷纷脑补,一个个都开始“手舞足蹈”起来,纷纷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杯,强烈怀疑受害者不止布洛克一个。

    第一个咖啡杯因为手抖而砸落在地面上,紧接着就有第二个,然后场面的混乱与骚动就失去了控制。

    视线里的每个角落都跟着慌乱起来,不明所以的人们更是心慌不已,未知的惊恐让每个人的想象力都发挥出了最大作用,并且一个接着一个,不明所以的人们也都跟着一起躁动了起来,大呼小叫着。

    全场乱做一团!

    也正是因为混乱,所以没有人注意到霍登放在身后的双手,灵动而轻盈的指尖悄无声息地翩翩起舞着,就如同指挥家般,曼妙的曲线勾勒出天籁般的艺术,微不可见的灵能波动更是不会引起任何注意。

    那双隐形之手在第八辖区治安队内制造出了鸡飞狗跳的一场混乱,西装革履的绅士们全然没有平时文质彬彬的模样,鬼哭狼嚎的姿态也绝对堪称是一大奇景,以至于旁边的吃瓜群众们彻底目瞪口呆:

    “这里……发生了什么?”

    外围旁观群众们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到霍登的到来和离去。

    霍登转身继续迈开脚步,施施然地经过混乱惊恐的“当事人们”、从容不迫地路过眼睛冒光的吃瓜群众们,朝着卡斯卡大队长的办公室方向前进。

    “咦?”

    不等霍登敲门,卡斯卡大队长就主动打开了办公室大门,钻出一个脑袋,满脸好奇地朝着走廊尽头望过去,明明这里根本看不到公共办公区域的景象,他也还是竭尽全力地踮起脚尖,试图捕捉到一些画面碎片。

    注意到霍登靠近的身影,卡斯卡也就顺势抬起眼睛,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外面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霍登满脸坦然与淡定,“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到了一阵惊呼,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正在呼喊些什么内容。”

    卡斯卡伸长了脖子,似乎正在努力学习乌龟的姿态,试图捕捉到那些混乱的脉络,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等等,不会是第三辖区的事情又重演了吧?”

    说到这里,卡斯卡的表情停顿了一下,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回了脑袋,“砰”的一声就关闭了办公室大门,严严实实地将自己关闭起来,嗡嗡作响的门板似乎正在明目张胆地上书横批:

    贪生怕死。

    因为卡斯卡的动作太过突然也太过利落,以至于霍登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慢了半拍才意识到卡斯卡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秒。两秒。

    办公室大门又重新打开,卡斯卡这次没有探头,只是从门缝里露出了半张脸,对着霍登露出一个笑容,“对了,你今天是专程过来找我的吧?”然后卡斯卡朝着霍登身后望了一眼,似乎正在打探潜在危险。

    霍登也没有开口解释,就这样微笑地注视着卡斯卡。

    卡斯卡挣扎了一下,还是快速打开大门,拉着霍登的右手进入办公室里,然后卡斯卡探头出去望了望,确保“职业杀手”并没有杀过来之后,这才重新关上大门,转过身,搓着双手,朝着霍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很好,很好!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你也知道,安全总是最重要的,对吧?我相信你肯定能够理解。”

    卡斯卡也不知道到底在解释什么,笑盈盈地走向自己的座位,重新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