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教的不错(还大佬Lohengrink的加更)

作品:《白首妖师

    “方家的二公子?”

    周围众修顿时都来了兴致,纷纷左右转头看着。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方寸都算是书院里的名人,他是方尺胞弟,却又是出了名的浪荡子,而就在方尺殁了,满柳湖城的人都等着看方家笑话时,他忽又展露了天资,闯过书院后山,成为了书院弟子,这份资质之强,已经传遍了柳湖城,人皆称赞他的天资如何过人。

    甚至感觉理所当然,毕竟人家身上流的,可是与仙师方尺一样的血。

    听得钟越老先生提起了他,众人便也皆生出了些兴趣。

    “找我做什么?”

    方寸正在后面,倚着树看热闹,忽听钟越老先生唤自己,心里也嘀咕了一声。

    目光瞥向孟知雪,只见她也正朝自己看来,心里便有了数,多半是这个女人在捣鬼。

    心里不情不愿,但还是穿越人群走了过来,向钟越行礼:“学生方寸,见过座师……”

    那位钟越老先生,上下打量了方寸一眼,笑道:“你应该是一个月前入的书院吧?呵呵,你的兄长方尺,乃是老夫此生见过天资最高之人,亦是如今的书院历来驭物之术最佳之人,此前你能闯过后山,可见天资不差,如今可愿试试,能否动摇得了这一方青岩?”

    周围众修彼此对望,皆有些稀奇。

    有人暗暗想着,他天资再高,也才刚入书院一个月,怕是内息都没养出来吧?

    亦有人想,他既是仙师的弟弟,想必在书院之前,便已经开始了修行了,只是不知深浅!

    听得这位老先生询问,方寸自己心里也飞快的盘算了一下,目光瞥见了就在不远处,神色冷淡的教习元执,而后又想到了自己在这书院之中打算给人留的印象,很快便已有了决定,再次揖手,向着钟越老先生施了一礼,笑道:“座师有命,弟子怎么着也得试一试!”

    听得他说,众人便皆来了精神,远远让开了一块地方。

    既然敢尝试,便说明人家是有一定把握的呀……

    方寸也站在了青岩三丈之外,目光看定了那块青岩,然后暗暗运转了内息。

    那种感觉,很是奇妙,内息运转之外,便可以感觉到,正在飞快的向外涌出,但又不是单纯的涌出,而是与身周的天地之力震荡,隐隐的,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盘绕在身周。

    这是驭物之术,最简单的一步。

    方寸自己参研了两三日驭物之法,虽然疑难重重,但这驭物之力还是能唤出来的。

    而感觉到了那无形的驭物之力,方寸便以心念引导,向前推去,对此他做的还很不熟练,有种喝醉了酒却想走直线一般的感觉,颇为力不从心,却是足足试了好几回,才终于将那无形之力缠住了青岩,然后便一点点凝聚了力气,慢慢的将自己的驭物之力摧动起来……

    一瞬间,他只觉内息飞快的消耗,简直像是泄了洪的闸口。

    可也是在这过程中,他的驭物之力却越来越强,便像是真个化作了看不见的大手,死死抓着那块青岩,用力向上提了起来,在无数人瞪大了的眼睛里,只见那青岩竟是微微一晃,而后缓缓向空中升起,一点一点,已是慢慢离开了地面,最终离地三尺,稍稍停顿。

    “嘭!”

    也是在这时,方寸只觉内息耗尽,气力不济,青岩坠地,摔得碎成了两半。

    “呼……”

    方寸喘允了气,向着钟越老先生道:“弟子掌握的还很生疏,在先生面前露丑了!”

    周围众修尽皆愕然,瞪大了眼睛瞧着他。

    尤其是那群元执亭的弟子,更是眼神惊讶,在他们心里,本来还当方寸是个晚了他们两年入书院的新人,甚至还没有得到过教习的指点,但在驭物术上,竟是超过了自己这些人?

    但旋及想到方寸教训申时明的事,倒又觉得理所当然。

    若不是他修为精深,高过了申时明,又哪里能够将申时明捶成了那样呢?

    而周围众修,也顿时一片闹哄哄的,神色各异,议论纷纷。

    有人惊叹:“这方二公子,才入书院一个月吧,便有了这等本事,着实令人惊叹,天资之事,当真是实实在在摸得着的,大夏仙师天资惊世,仙师的弟弟,与其一母同胞,资质便是比仙师稍有不如,那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比得过,人家根本就是上苍的宠儿啊……”

    更有人觉得:“便是天资高,也高不到这种程度,定是他入书院之前,便有修为在身了!”

    ……

    ……

    “此等天资,实在少见!”

    钟越老先生看着方寸,像是从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叹惜着道:“此前你闯过了书院后山,便有许多人赞你,天资之高,怕是不输乃兄,而今老夫见得你一个月内,便已迈入炼息中境,且根基如此扎实,实在可赞,没有丢了你兄长方尺的脸面啊……”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了出来,方寸能够托起青岩,靠的是法力精纯,而非技巧。

    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更为可贵!

    方寸被夸赞了,也只好装作客气的样子行礼,道:“都是先生教的好!”

    这话倒是实打实的,如果不是听了这一天的讲道,解开了一些疑惑,方寸还真不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这一天听到的东西,已经足够让方寸事后揣摩,好好的领悟消化一阵子了。

    “呵呵,此言倒是不错!”

    钟越老先生却像是会错了意,笑了起来,道:“纵是天资不错,也得有先生尽心教导才会有所精进……”说着转过了头去,向不远处的一人道:“元执,你教导的不错,我书院先生,便该都如你这般尽心尽力,方能不辜负了仙殿陛下愿我们培养仙苗的嘱咐啊……”

    “额……”

    方寸闻言,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

    而在不远处,被当众称赞的元执教习,更是僵在了那里。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也不知是该行礼道谢,还是该拂袖就走……

    “哈哈哈哈……”

    其他人可不管他的尴尬,先是有人偷笑,旋及忍不住,已是响起了一片笑声来。

    而在这笑声里,元执教习更是满面羞红,恨恨的看向了每个在笑的人。

    ……

    ……

    “这是……都在笑什么?”

    见到周围人皆看着元执在那里笑,钟越老先生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这也没讲什么笑话呀,怎么就都给逗乐了呢,尤其是元执满面通红,无地自容的模样,更让他诧异了起来,明明自己是在这夸你呢,怎么看他这样子,倒像是被自己当众抽了几个嘴巴似的难堪。

    一边的孟知雪脸上也有着淡淡的笑意,见钟越老先生不解,便悄悄的伸头,给他解释了几句,钟越老先生听着,脸色却是渐渐的变得难看了,望着元执,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真的?”

    他忽然转头看向了方寸,脸色颇为沉凝。

    方寸自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也是在这时候,才明白了当时孟知雪让自己一定要来听座师讲道之事的原因,想必她之前询问申时明与自己的梁子同时,便也了解到了自己被教习逐出来的事,只是没想到她面子这么大,居然真的可以引来座师关注自己的这件事……

    周围顿时有无数目光都看在了他的脸上,就连元执,也正冷冰冰的看着他,看着这个让自己受到了异样难堪的方寸,不过他明显也不在乎,脸上始终挂着些冷淡疏漠的意味。

    方寸抬头看向了孟知雪,便正好看到孟知雪看着自己。

    从那目光里,似乎能够感觉到她鼓励自己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出来。

    迎着那无数的目光,方寸心里很明白,或许原本元执将自己逐出学亭的事情,并不算是一件大事,甚至说是教习的自由也不为过,若在平时说出了这件事,怕是座师都不会多说些什么,只是最多会给方寸再找一方学亭,而如今,却是在书院众学子,甚至是柳湖城的一些炼气士面前,此事毕竟是不好听的,若是说出了这件事,元执怕是也会挨一番训斥……

    只是……

    ……让他挨顿训斥,就够了么?

    ……

    ……

    方寸眼底,闪过了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他微微直起腰身,转头,看了旁边的元执教习一眼,正好看到元执正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于是他微露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转头向着钟越老先生道:“没有!”